nsti-icon site-icon

平台介绍

“国家植物标本资源库”简介

  中国是全球著名的生物多样性大国之一,高等植物(陆地植物)物种总数位居北半球首位,且与头号大国巴西新近报道的数量相当。生物物种资源是科技原始创新、社会经济发展和国民科学素养提升的重要物质基础,具有公益性、基础性、长期性和战略性等特点。

  新中国成立以来,中国生物分类学得到迅速发展,到本世纪初完成了两版全国植物志,《中国植物志》和Flora of China和一大批省级及地方性植物志。标本及标本馆作为植物志研究的重要素材及基地,在我国的建设始于上世纪二、三十年代,比发达国家晚了两、三百年,但由于政府重视,取得了丰硕的成果。目前,我国在运行的植物标本馆200多家,馆藏标本总量约两千万份,位列世界第五,排在美英法德之后。

  自2003年开始,在科技部和财政部(简称“两部”)支持下,原“国家标本资源共享平台(NSII)”组织国内一百多家植物标本馆开展数字化工作,累计完成近千万份标本的数字化表达,并面向全国开放共享,取得了显著成效。

  “国家植物标本资源库(National Plant Specimen Resource Center,NPSRC)是“两部”批准的国家科技资源共享服务平台之一,主要是在全国16家馆藏量影响力较大和特色显著的植物(菌物)标本馆和原NSII 4个子平台(植物、教学、保护区和极地子)基础上建设的。依托单位为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。

  “国家植物标本资源库(NPSRC)”定位和愿景:立足中国、放眼世界,通过宏观布局和精准收集,全面提升实体馆和数字平台的收藏量、代表性、管理水平和共享服务能力,建成具有核心竞争力和不可替代性的世界一流植物标本资源库,有效支撑我国的植物科学研究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事业,促进人类对地球自然历史认知和未来的创新等;同时,培养一批具有国际话语权、能够发布权威数据的领军人才和专家,引领我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地球自然历史、植物资源和生物多样性研究、保护和利用等方面工作。

  “国家植物标本资源库”信息网由原植物子平台共享网站CVH(中国数字植物标本馆)升级改造而成,并沿用www.cvh.ac.cn的网址。


“中国数字植物标本馆(CVH)”数据资源介绍

1. 普通标本Specimens
为原“国家标本资源共享平台"(NSII)植物子平台历年组织完成的数字化标本。包括中国科学院系统研究所(植物园)、各部委及地方科研院所(植物园、博物馆)及部分大专院校标本馆共百余家。每份数字标本信息包括标签信息及图像信息,前者包括采集标签信息和鉴定信息,例如采集人、采集日期、采集地点、植物分布生境与海拔等。此外,还有标本条码号以及保藏馆信息。
记录数:7,703,355笔(另有图像5,327,617幅),含植物482科5,485属47,805种。
2. 模式标本Types
来自国内中国科学院系统8家标本馆和台湾大学标本馆(TAI)以及4家欧美大型标本馆,哈佛大学标本馆(HUH)、纽约植物园标本馆(NY)、英国皇家爱丁堡植物园(E)和法国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(P)等13家标本馆馆藏采自中国的植物模式标本信息。其中,国内馆藏模式标本均经过专业人员核查,确认为公开发表物种的模式标本,并尽可能附上原始发表文献;欧美馆藏标本则是“有闻必录”,依据标本上标注进行数字化,而未经专门的正式发表与否的核查。
感谢TAI,HUH,NY,E和P五家标本馆馆长慷慨支持,允许我们备份其模式标本数据用于建立本站查询。
记录数:63,881份,含植物479科,2,588属,25,553种;另有原始发表文献12000余篇。
3. 中国早期标本采集地名考Gazetteers of China history collections
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,许多西方人和少数中国先驱者在中国各地采集了大量植物标本,这些标本成为后人研究中国植物分类的重要材料。然而,由于当时记载的许多地名如今已经变更,给分类考证带来许多不便。为此,原“中国植物志编委会”在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组织专家根据早期重要采集信息编写部分省份的地名考,即新旧地名对照,供《中国植物志》作者参考使用。本数据库即基于这些地名考编制而成,涉及广西、重庆、四川、贵州、云南、西藏、青海和陕西等8个省(区)。
记录数:2,846笔。
参考文献:
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. 1974. 四川、云南、贵州地名考[中国植物志参考资料4,方文培,周邦楷,武素功,张永田等编],59页。
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. 1975. 广西新旧地名的初步校订[中国植物志参考资料10,张本能编], 14页。
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. 1977. 西藏自治区地名考[中国植物志参考资料18,武素功编]。
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. 1978. 青海地名初编[中国植物志参考资料21,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所编], 85页。
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. 1979. P.Giraldi在陕西采集植物地点的考证[中国植物志参考资料25,中科院西北生物研究所崔友文,李培元编], 8页。
中国植物志编委会. 1981. 中国植物采集简史[中国植物志参考资料29,王文采编]。39页。
(以上均为铅印本)
4. 中国植物标本馆名录Index Herbariorum Sinicorum
本数据库信息来源于《中国植物标本馆索引》(第二版)(覃海宁,刘慧圆,何强和单章建编,2019, 科学出版社,340页)一书。全书收录359家标本馆,其中226家标本馆的信息得到更新或首次收载。每家标本馆的信息包括联系方式、收藏情况、历史沿革,主要采集人(队)和职员及其研究专长,以及信息更新年份等信息。此外,本网还提供在线更新路径,由各馆负责人自行更新本馆信息。
记录数:359(226)笔。
5. 中国植物名称作者(命名人)数据库Major authors of China plant names
对《中国生物物种名录》(高等植物部分)统计显示,中国植物种及种下等级命名作者共计五千余人(组),其中命名五种以上的有两千余位。本库就是基于这两千余位作者的资料建立的,每条记录包括作者全名及标准缩写、生卒年份或工作年代月、专长类群等。中国作者还附有中文姓名及工作单位(标本馆)。作者姓名缩依Brummitt & Powell (1992), Authors of Plant Names,中国标本馆代码依《中国植物标本馆索引(第二版)》(覃海宁等,2019)。研究类群代码为:A:藻类;B:苔藓;C:孢子植物;F:化石植物;M:真菌和地衣;P:蕨类;S:种子植物。
记录数:2,140笔。
6. 中国植物系统学文献要览(1949-1990)Taxonomic literatures of China(1949-1990)
一般地,查询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前中国植物学文献可用E.D.Merrill& E.H.Walker,东亚植物学文献目录(1938)及其补编(1960),九十年代后资料则可利用各种在线资源。本数据库则填补了五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之间的空白,它主要涵盖中国学者1949-1990年间发表的植物系统学文献,内容包括作者姓名、论著题目及发表书刊等。本库资料来源于《中国植物系统学文献要览》(陈心启等1993,广东科技出版社, 810页)。
记录数:6,879笔。
7. 植物鉴定和描述术语图说Plant Identification Terminology: An Illustrated Glossary
本库资料来源于Harris & Harris (1994), Plant Identification Terminology :An Illustrated Glossary(Payson UT: Spring Lake Publishing, 188pp. (王宇飞等人译,2001. 科学出版社)一书。涵盖了植物鉴定和描述所使用的绝大部分术语,涉及根、茎、叶、花、花序、果实等植物器官。每个条目包括中、英文术语及其中英文解释四部分内容,选词标准规范,释义准确、简明扼要,大部分术语还配有一至多幅精美的线描图,图的特征明显,对于读者理解术语的含义大有裨益。
记录数:1,133笔。
8 & 9. “中国生物物种名录”与《中国植物志》数据库
本站物种名录采用“中国生物物种名录”2017版植物部分。引用:覃海宁等(编)。2017。中国高等植物名录. 见:中国科学院生物多样性委员会(编). 中国生物物种名录2017版,CD-ROM. 北京:科学出版社。
展示的物种描述内容来自《中国植物志》各卷册。引用:中国科学院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,1959-2004,中国植物志,第二——八十卷。北京:科学出版社。
展示的物种描述内容来自《中国植物志》数字化内容,引用:中国科学院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,1959-2004,中国植物志,第二-八十卷。北京:科学出版社。
10. 彩色图库
本站植物野外彩色照片由NSII植物子平台多年积累而成,主要由“中国植物图像库”提供。基本原则是每个物种(名称)提供2、3幅典型照片,至少1幅,最多5幅,包括特写及生境照。
记录数:66,113幅,涉及344科3,146属18,438种。